韩信惊呆了:吊起来让宫女乱棍打死没有违背“五不死”的免死诏韩信

/ / 2015-10-25
韩信明白,如果当初陈馀听取李佐车策略,那他早已成为阶下囚了。韩信深知李佐车善用兵,于是善待李佐车,诚心向他求教攻燕、伐齐之事。韩信采用李佐车的策略,按兵不动,休养士卒,然后派人去游说燕国,果真燕国闻风而降。韩信准备攻打齐国之时,谁知说客郦...

  韩信明白,如果当初陈馀听取李佐车策略,那他早已成为阶下囚了。韩信深知李佐车善用兵,于是善待李佐车,诚心向他求教攻燕、伐齐之事。韩信采用李佐车的策略,按兵不动,休养士卒,然后派人去游说燕国,果真燕国闻风而降。韩信准备攻打齐国之时,谁知说客郦食其已说齐归汉。韩信准备放弃攻打齐,范阳辨士蒯通劝韩信攻打齐国,同郦食其争功,韩信采纳。因齐国豪无防备,大败,齐王田广逃往楚国求救。

  话说人的死法无数种,那五不死又是怎么会是免死金牌呢?何况这次他得罪的人是刘邦。

  时有阵浠曾多次进言韩信让他谋反以求自保,韩信答应若陈浠谋反便作他的侧应,后来陈浠果然谋反,韩信不但没有侧应,反而将陈浠抓住,陈浠的妹妹却悄悄向刘邦告发韩信谋反,吕后、萧何将韩信骗到长乐钟室,将韩信抓住后吊了起来再盖上白布,让宫女们乱棍打死,或许这便是兑现刘邦的诺言“五不死”。

  后来韩信结识了萧何,他多次同萧何交谈后,萧何也十分器重他。在一个月色皎洁的夜晚,韩信与萧何促膝长谈,以至深夜,他似乎向萧何道出了他对“现状”的不满——也就是说他没有得到重用,然后不辞而别。

  萧何骑快马,在月夜,一直追了韩信一百多里才将韩信追到,他苦口婆心的劝韩信回营,或许还对韩信有所许诺,这样韩信才跟萧何回到了汉营。

  小编提示: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,敬请转发和评论;若不喜欢,敬请留下批评,分享您的见解。

  刘邦如此对待功臣,当然只有刘邦才能给我们正面回答。但作为一个旁观者,不难看出,韩信的死不乏大致可分他人原因和自我原因。

  韩信自幼家贫,无社会背景,他的用兵之道出类拔萃,几乎达到旷古绝今的地步,然他师承何处皆无详细记载,仿佛与生俱来。他短暂而又传奇的一生大起而又大落,于是便有风水之说。

  还有就是韩信不该出卖钟离昧。钟离昧临终时说:“刘邦之所以迟迟未对你动手,是因为我在你身边,今天你杀了我,下一个就是你。”

  韩信征战一生,大、小战役无一败绩。从某种意思上说,孙武子则更倾向于军事理论,而韩信则多为实战,是军事理论最好的运用者,是一个优秀的、杰出的军事家,所以韩信享有“兵仙”之殊荣。

  也许韩信的的人生就如象棋里面的棋子“仕”,隔“帅”最近,却活动范围却最小,且始终越不过那“楚河”与“汉界”……

  结果,核桃全部都滚到了磨眼儿里,怎么掏都掏不出来,小孩子只好哭着回家去了。韩信却不慌不忙地取来满满一瓢水,往磨眼儿里一灌,核桃全部都自动漂了上来,自己美美地吃了一顿。据说他因此事折寿……

  张良深得黄土道法,他熟知“月满则亏,水满则溢”的道理,所以张良帮刘邦打下江山之后便归隐修道去了,当时刘邦和吕后尽力挽留,这是何等温馨的场面,他这种明哲保身之举,也不乏是一种善果。

  刘邦兵败彭城,韩信收集溃败之军,阻击楚追兵,大败楚军于京、索之间,使汉军得以重振旗鼓。

  自我原因就是韩信本人的原因。韩信一个用兵如神、智慧过人者,又怎么会没有意识到自己处境的危险呢?应该不是他疏忽大意,也许更多是他居功自傲,不懂臣子的生存之道,认为刘邦不会把他怎么样,他曾为刘立下了十大功劳啊!可是他曾经要挟过刘邦,可那时候刘邦需要他的帮助,因此刘邦心里或多或少心里会有一定的阴影。

  当萧何得知韩信走后,来不及向刘邦请示便骑着快马去追韩信。军中有人见萧何骑快马不辞而去,便向刘邦禀报说萧何和韩信都逃跑了,当时刘邦又急又气。——这便是历史上的萧何月下追韩信。

  一是风筝。四面楚歌时,他发明了风筝,风筝上绑一种“乐器”,风一吹便会发出凄切的声音,汉军便唱楚歌,让楚军思乡,无心应战。

  一次韩信触犯王法,坐法当斩,同他犯案的十三人都以处斩刑,轮到斩他时,刚好腾王夏候

1
鲁迅